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倾城小说! 手机版

    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姿仪一直是个好吃好睡、没哈烦恼的人,当然,尤其是在她昏迷的这七年里。

    但今晚,她却失眠了,因为对房泽深的事耿耿于怀。

    到底为什么?

    虽然她没理由这么介意,但她就是想知道有关他的任何事情。

    她想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过去发生过什么事,还有,为什么他不再交女朋友?

    她真的好想知道。

    想到睡不着。她只好起床离开房间,不经意在客厅看到一抹昏黄的灯光。

    顺着光源,她来到吧台,吧台前的那抹身影正是让她困扰到无法入眠的人。

    听到声响的房泽深回过头,意外看到她还没睡,“为什么还不睡?”

    姿仪直觉想到的是他也没睡,跟着向吧台走去,“睡不着。”语气带有一丝撒娇的味道。

    如果其他人这么说,他不觉得如何,但她已不自觉走进他的心,令他无法不在意,“为什么睡不着?”

    她看着他,想到心里的疑惑,又想到一屋子的人都要她不可以问,因而露出为难的表情。

    最后她只好转移话题,注意到他面前的杯子后问:“你在喝什么?”

    看得出她在规避自己的问题,可他仍然回答,“酒。”

    “好喝吗?”听他这么-答,她不禁心生好奇,毕上兄她昏迷前不曾喝过酒。

    看她跃跃欲试的表情,他想起她外表虽已成年,但心智还停留在十八岁。

    “很难说。”他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是什么回答?“怎么会很难说?”好喝就好喝,难喝就难喝,怎么连这个答案也不告诉她?

    一整天始终没得到自己想要的每个解答,姿仪心里忍不住有丝气恼。

    房泽深这么说并不是刻意逗她,纯粹是因每个人心境不同,喝起酒来的感觉也会不一样。

    看她鼓起脸生闷气,他嘴角不禁泛起一抹愉悦的微笑。

    “要不然我自己喝看看。”

    “不行。”

    “为什么不行?”接连被他拒绝,她的不开心全表现在脸上。

    “你还太小。”他不假思索道,下意识想要保护她。

    谁知话听在姿仪耳里,却成了对她的刺激,“我成年了!”

    一句抗议令他又扬起了唇角,笑容在他脸上逐渐加深,“看来,你总算接受自己现在的年纪了。”

    意识到自己被取笑了,她嘴一嘟,却没有反驳。

    房泽深不想见她不开心,最后还是从吧台上方的架上拿出一个杯子。

    见状笑容立刻在姿仪脸上绽开,知道他同意让她尝试了。

    看他在杯子里倒了酒,她迫不及待地端起来喝一口,随即皱眉吐舌,“恶!怎么这么苦?”好难喝。

    她纯真无伪的反应让他又泛起笑容。但他的笑看在她眼里,忍不住怀疑他该不会是在耍她吧?

    见她质疑的表情,他有耐心地笑问:“怎么了?”

    她盯着他的脸,望着他面前的那杯酒,再看看自己手上的,“这酒真的一样吗?”

    他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姿仪悄悄放下自己手里的酒,迅速拿起他面前的那一杯,赶在他制止以前立刻喝下一口──

    “恶!”一样的难喝。

    房泽深彻底被她逗笑了。

    “明明就很难喝,为什么你还一直喝?”她不明白怎么有人喜欢喝这种难喝的东西?

    是啊,他也不明白。房泽深苦笑地想。

    这些年,他常在夜阑人静时一人品尝酒里的苦涩,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但今晚,她的出现却让原本苦涩的酒有了甜味,甚至为他灰暗的心情注人几许光亮。

    是她填补了他内心的空洞,让他的心不再那么空虚、那么冷。

    预期听到他的回答,却见他只是保持沉默盯着自己,忍不住又想起他的事。

    不自觉地,她心底的疑问就这么脱口而出,“你有过女朋友吗?”话说出来,她见他神情一凛。以为他要生气了,想收回却已来不及。

    这些年一直将前女友视为心底的禁忌,房泽深也以为自己会生气,但沉淀了几秒,他却只问:“谁告诉你的?”

    闻言,她顿时松了口气!庆幸他没有生她的气,“没有人说,是我自己猜的。”

    他沉默没有答腔。

    姿仪虽然知道自己应该就此打住,却还是抵不过心里的好奇,很想要知道,“他们都说不可以问你。”

    看她一脸无辜-他发现自己无法对她生气,“但你还是问了?”

    “其实,你不想说也可以啦-”脸上的表情摆明她说的是违心之论。

    看出她是多么不情愿才说出这样的话,房泽深再次笑了,为她逗趣的表情。

    意外看到他露出笑容,她有些吃惊,不由得怔愣,不解自己做了什么这么好笑?

    像从地的表情理看出端倪,他犬概猜到她失眠的原因或许与此有关。

    “为什么想知道?”他问。

    “什么?”

    “你不会是因为这样才睡不着吧?”

    她尴尬的承认,“因为真的很奇怪啊,怎么可能没有女人喜欢你?”

    “所以呢?”

    “呃……”姿仪答不上来。她心里只想要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甚至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像她这种的,他会喜欢吗……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她顿时一窒。

    “曾经有过。”

    就在她仍被自己的想法吓住时,却听到他开口回答。

    “什么?”刚回神的她没有听清楚。

    他继续道:“我曾有过女朋友,五年前。”

    “你很爱她吗?”她直觉地追问。

    房泽深看着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爱不爱都已不重要了。

    姿仪从他的表情里读出无奈,“那为什么要分手?”虽然她心里其实偷偷开心他们分开了。

    一句话问住了他,令他恢复沉默。

    她也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让他的脸也沉了下来。

    好一会,他才淡淡地说:“她死了。”

    “什么?!”突然听到的回答让她十分吃惊,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她顿时有些尴尬。“呃,我是说……”

    房泽深替她介面,“没关系,都过去了。”

    她听了一愣,想到他爱过那个女人,不自觉低喃,“真好……”见他看向自己,她连忙解释,“不是,我的意思是真的很羡慕她,有你这么爱她。”说着,她心里竟不禁有些嫉妒。

    “或许吧。”他看着她,其实没想到自己会如此轻易的对她说出来,这些年他一直视前女友为不可碰触的禁忌话题。

    “是真的,如果你这么爱我的话──”话到嘴边,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而打住。

    他看着她,也没料到会听见这句话。

    像是要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姿仪连忙想再解释,“呃,不是,我的意思是……”

    不等她说完,房泽深便打断她的话,“你该去睡了。”他也察觉到自己似乎对她说得太多。

    “小孩子不应该这么晚睡。”下意识地!他想避免再跟她独处下去。

    “我才不是小孩子!”她不服地抗议,不喜欢他把自己当小孩子看。

    的确,眼前的她虽然年轻,外貌却已是不折不扣的女人,只是他并不喜欢自己所发现的事实。

    这些年在他身边出现的女人,唯有她是第一个再度让他挂心的,想到这点,让他莫名的烦躁起来。

    “去睡吧。”

    同样的话,姿仪在住进来的第-晚也曾听过,当时她感到温暖且安心,可这会她只觉得懊恼与扫兴。

    她噘着嘴转身回房,心里幼稚的希望他也像自己一样睡不着觉。

    而房泽深的烦躁,确实没有因她的离开而稍稍淡去。

    接听隔天吃早餐的时候,姿仪因为心里还在恼房泽深,所以故意不下楼用餐,可等到他上班去了,她心里又忍不住开始想他,甚至拿出手机猛看,希望他能打来。

    她期待着他能先打来示好,就算只是打来问问她在家的情况也行。

    结果没一会,她手机真的响了,却不是房泽深打来的,而是辰风哥,她刻意不接听。

    渐渐的,姿仪也知道他根本没有理由打给自己,完全是自己单方面在想他、想着昨夜跟他的对话。

    证实他有过女朋友让她嫉妒,知道他前女友已不在人世让她松了口气,还有,她差点对他说出口的话……不,是已经说出口的话。

    想了-整个白天,她终于发现自己喜欢上房泽深,就像当初对辰风哥──

    不对,那时她对辰风哥只是单纯的迷恋,而房泽深却是真正打动了她的心。让她觉得温暖、安全、想依靠。

    问题是,只有她一人有感觉有什么用?想到他昨晚后来对自己疏离的态度,她就泄气。

    虽然知道他并没做什么,可她就是觉得自己被推开了,让她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因此,一整天她的心思都在恼他跟想他间反覆,直到他下班回来都还无法平息。

    见他们下班回到家,姿仪当作没有看到房泽深,嘴唇微嘟的把头撇向一边。

    进门的房氏兄弟看她没有打招呼,想到早上也没看她出现在餐桌上,心里皆疑惑起来。

    “怎么回事?不高兴吗?”

    她没有回答,瞥了房泽深一眼,发现他也正在看她,连忙又移开视线。“没有。”

    她话虽这么说,房立修跟房仲民可都不是迟钝的人,察觉有异。

    “该不会跟大哥吵架了吧?”房立修狐疑的问。

    “哪有?”姿仪下意识的否认,跟他吵架与她心里恼他是两回事。

    “真的吵架啦?”房立修看着她的反应,像发现新大陆般觉得有趣。

    一旁的房仲民也不禁莞尔。

    反而是房泽深本人不以为意,尽管看出她在闹情绪,却还是带着纵容的表情由她去。

    姿仪正想再严正反驳,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唯一期待打电话给自己的人就站在眼前,她当然知道电话不是房泽深打来的,那么,另外可能打来的人就只有辰风哥了,而她并不想接他的电话。

    房立修看她电话响了,提醒她,“是你的手机吧?”

    房泽深则有些意外,他办给她的手机,应该不会有其他人打来才对。

    就在同时,姿仪也猛然想到自己如果接起电话,他们就会知道她其实跟家里联络上,那样一来,她也许就不能再继续住在这里。

    她直觉看向房泽深,不想现在离开他,尤其今天她才想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她直接按掉,刻意顺手关机没有让他们发现。

    见她挂断电话,房仲民不禁好奇的问:“为什么不接?”

    她眼底掠过一抹不自然的神情,“反正不可能有其他人打来。”说这话时,她还下意识看了房泽深一眼!“如果不是打错的,就是推销电话。”

    话是这么说没错,因此虽然觉得她的做法有些异于常理,倒也没人再提起。

    不过,既然她已经挂断电话,自然是回到正题。

    “你到底跟大哥在吵什么?”房立修不知何谓死心。

    “都说了没有吵架。”他干么一直在房泽深面前说他们吵架?

    “那不然──”

    “没你的事。”房泽深总算开口打断小弟,替她解围。

    房立修还没有察觉,倒是一旁的房仲民看出来了,“管好你自己的事吧。”也开口说了小弟一句。

    “什么嘛……”房立修一头雾水的咕哝。

    接着,房泽深转向姿仪,轻声交代,“我先上去换件衣服。”像是刻意安抚她。他不想她不开心。

    姿仪一听,果然立刻露出满足的笑容。“好。”

    这变化看在房立修眼里,令他满是不解,“不是吧?一转眼就和好了?”

    姿仪等房泽深走上楼才回头,不悦地瞪着房立修,“都说了没有,你干么这样?”硬要说他们吵架,“再说我们干么耍吵架?”

    房立修被凶得愣了一下,怎么她才住进来没几天就改变了怯懦的态度?

    她忍不住又开口抱怨,“老爱乱说话,还骗我说他会生气!”

    房立修不解,“我骗你什么了?”

    一旁的房仲民也没能总明白。

    “说什么不可以问,他会生气,他才没有生气。”没头没尾的话让他们顿了下,却同一时间反应过来。

    房立修随即惊呼道:“你问大哥了?!”

    姿仪被他激动的语气吓到,一时没能答腔。

    房仲民也问:“你问了大哥玉漩的事?”

    “玉漩?谁是玉漩?”

    这句话让兄弟俩又愣了下,心想应该是误会,毕竟大哥怎么可能亲口告诉她?

    她想了下,接着说:“是他死去的那个女朋友吗?”

    “你真的知道啊?!”

    这下,不单是房立修,连房仲民也无法冷静了,“哥他告诉你的?”

    她看着他们,不明所以,却仍老实地承认,“对啊。”而且房泽深的反应根本就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夸张。

    “不会吧……”与其说房立修是质疑她,倒不如说他是吓得不敢置信。

    姿仪看着他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大惊小怪?不过,她发现自己根本没必要理会,反正她在意的人只有房泽深。

    想通后,她转身准备离开,留下大厅里难以回过神的兄弟俩。

    等她离开后,房立修立刻回头问:“二哥,这样你还觉得正常吗?”他是真的认为大哥对那女人的态度不大对劲。

    房仲民原以为大哥只是一时善心大发,愿意正视且帮助其他的女人、但是……

    “难道哥对她不只是同情?”

    “对吧?你也这么想吧?”

    房仲民没有回活,他下确定兄长是否在不知不觉问对她敞开了心房,甚至竟喜欢上她,可如果真能这样,未尝不是件好事。

    面对黎姿仪醒来后对他不同以往的态度,还有突然离家、现在又不接他电话的举动,刘辰风就算想相信一切没问题也不可能。

    在无法得知怎么回事的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她,之后才能进一步的解决问题。

    而目前最大的线索,就是她打来的手机号码。

    刚自病床上醒过来的她,为什么会有这么新型的手机?还有她身上穿的衣服,看样子也价值不菲?

    虽然她说自己暂住在朋友家,但以她昏迷了七年来看,朋友已经全都断了联系,不太可能再收留她。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到底还有什么朋友,他要先查出来才行。

    凭着手机号码,他找上征信社请人调查,却万万没有想到手机拥有者居然是问大公司总经理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堂堂大公司的总经理为什么会跟姿仪扯上关系?

    但是无妨,既然都已经找卜门来,他就一定会弄明白。

    总经理室,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秘书向房泽深报告一楼大厅有位医师要见他。

    “什么医师?”

    “对方说是和新医院的医师!叫刘辰风,有要紧的事要跟总经理当面谈。”

    房泽深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而后才想起和新似乎是姿仪昏迷后醒来当时身上所穿病服的医院。

    她也提过她父亲是个医师,只不过不知伪何来人的姓氏明显不符。

    “让他上来。”

    梢后,刘辰风在秘书带领下进到总经理室,看到房泽深从办公桌后站起身,两个男人对看了眼,心里都有些意外。

    刘辰风没想到一间大公司的总经理,看来年纪居然只比自己大上几岁,这样的一个社会菁英,为什么会跟姿仪认识?

    “过来这边坐吧。”房泽深招呼他到会客沙发那头。

    刘辰风坐下后,先表明身分,“我是和新医院的医师,叫刘辰风。房总经理可能不清楚我的来意,其实我是透过手机号码追查到你的资料,想知道你是否认识一位叫黎姿仪的女人?”

    房泽深没有料错对方的来意,他只是不清楚这男人跟姿仪的关系,他还有对方为什么会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只是从姓氏推论,对方应该不可能是她的家人。

    心里存有疑虑,他嘴上简单的回答,“是,我知道。”

    “那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对方急切的态度令他不由得心生怀疑,既然知道姿仪的手机号码,为什么不直接打给她?

    他随即想起昨天回家后她挂断的那通电话,当时他就觉得她的表情不太自然,解释也不合乎常理,现在想来,或许她是因为清楚来电者的身分,所以才刻意不接?

    这么一想,房泽深的态度更趋保守。“刘先生还没介绍你们的关系。”

    经他提醒,刘辰风意识到自己的心急!试图掩饰道;“我是姿仪的未婚夫,她也许有跟你提过我。”他这么说,是想试探这位总经理到底知道些什么。

    乍听此话,房泽深心下一凛,不过他并没有显露出来,“是吗?”

    没有听到他进一步说明,刘辰风只得主动问起,“不知房丝经理跟姿仪是怎么认识的?”

    “那不重要。”他随口带过,态度像真的不认为有必要特地解释。

    因此刘险呱虽然想珀道,却也没能丙追问,只得转而问起,“耶姿仪现在在什么地方?”

    房泽深看着他反问:“为什么你自己不打电话问她?”

    刘辰风顿时语塞,支吾地解释。“总之,房总经理……如果知道姿仪的下落就请告诉我,身为她的未婚夫,我很担心她。”

    房泽深看得出来他确实心急如焚,却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他并没有解释自己提出的疑点。

    “那你就更应该直接打电话给她。”

    他坚定的语气令刘辰风不禁气恼,同时也明白他不是那种会轻易动摇的人。

    “房总经理……”

    “如果没别的事,你可以离开了。”

    直截了当的逐客令让刘辰风再也无法按捺脾气,“姿仪是我的未婚妻,你没有权利阻止我见她。”

    房泽深冷睨了他一眼,“没人阻止你见她,如果她愿意见你的话。”虽然还不

    清楚姿仪不接电话的理由,不过已可猜得出来她昨天挂断的那通,八成就是眼前这男人打的。

    刘辰风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最后只好摺下话愤然雕开,“我一定会把姿仪接回去的。”

    房泽深在办公室的门被重新带上后,才让情绪显露到脸上。他不明白姿仪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有了未婚夫?而且,既然她都已经跟对方联络过了,又为何选择继续住在他家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