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倾城小说! 手机版

    昨天,姿仪清楚的体认到这七年间世界的改变,平静下来后,她不得不面对现实,因伪不管她再怎么想逃避,仍无法扭转她现在的处境。

    一个人在车祸后沉睡了七年才醒来,亲近的人却都不在身边,就算她心里再怎么不安,还是必须学习独立。这么一想,她决定当务之急就是要靠自己先找到爹地跟妈咪。

    所以在房家三兄弟都出门上班,她来到了和新医院。

    目前最有可能知道她父母下落的人,就只有辰风哥了,尽管她还没准备好要面对他,但仍极力克服、心里的阴影。

    拿出房泽深买给自己的手机,她拨了记忆中的那组号码。曾经,她那么努力地将之牢牢记在脑海里,现在想来却只觉得讽刺。

    手机响了一会,才被接起来,“喂,我刘辰风。”

    姿仪深吸了口气,不让自己再像昨天那样,因为太紧张而挂他电话,“辰风哥,是我。”

    “谁?”电话那头的刘辰风怔了会,而后才惊讶地道:“姿仪?是姿仪对吗?”

    他连她的声音也不认得了……她可笑的想,亏自己曾那么喜欢他。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去接你。”

    “我在医院大厅。”

    “医院?在楼下大厅”你待在那里千万不要走开,我马上下去。”刘辰风立刻道。

    等待的时间里,姿仪一直在想,等会儿到辰风哥,自己应该以什么心倩而对他?

    如果是以前,她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前抱住他,因为她喜欢他。

    身为爹地的优秀学生也是她的家教老师,她几乎是从第一次见面就在心里埋下对他的好感。因此往后的日子里,除了家教时问外,她也喜欢到医院找他。

    七年前在他生日那天,她特地为他订制蛋糕,本来打算带到医院给他一个惊岂斗……没想到她昏迷七年后醒来的第一眼,却让她梦碎。

    如果不是发生了车祸,事情是否就会不同了?

    不久,她看到辰风哥匆匆下楼,朝自己急步走来,她的心情很复杂,飘遢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而他已经替她做出决定,走到她面前-把抱住了她,“你到底上哪去?我都快担心死了。”

    虽然感觉到他的焦急,但被他突然抱住的姿仪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僵硬。

    “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去哪了?”

    辰风哥是真的这么关心她吗?姿仪不自在的想先推开他。

    以为她有话想说,刘辰风放开她,却见她只是看着自己没说话。

    想起眼下所在的地方,他恍然大悟地说:“先上楼吧,上楼再说。”说完就迳自带她往电梯的方向走,也没问她是否同意。

    搭电梯上楼的这段时间里,刘辰风仍一迳地说着,“我找你找得都快急死了,因为不知道你是醒过来还是失踪了。”

    “对不起;”“没事就好。知道你没事,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当电梯抵达九楼时,发现他似乎是要带自己到爹地的办公室,心里再次起了疑惑。

    在他的带领下,两人来到院长室,-开门就看到一个护士在里头,表情和他们同样吃惊。

    她以为它方才应该已经先出去了。刘辰风眼中掠过一抹惶恐,接着敢紧镇定道:“蔡护士,你先出去,我有点事要谈。”

    “好的!”

    看到自昏迷中醒来的姿仪突然出现在眼前,蔡芷萱虽然也急着想知道情况,可仍勉强压下震惊的情绪先离开。

    姿仪看着这个护士,在她经过身旁时,不经意认出了她──

    是她!那个跟辰风哥在一起的女人!

    刘辰风注意到她盯着门口发愣,于是问:“怎么了?”

    姿仪回过头直看着他,不明白他们两人为什么会在爹地的办公室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她脸色不太对,刘辰风又问:“不舒服吗?还是我先替你安排检查?”他担心好不容易找到的她再有什么差错!

    “我没事,”她婉拒了他的好意。

    “那就好,先过去坐下吧。”他又点了头,扶她过去沙发坐下,没有察觉到她的不自然。

    还没坐下,姿仪便等不及的问:“辰风哥为什么会在爹地的办公室?还有爹地呢?怎么没有看到他?”

    “先别着急,辰风哥慢慢跟你解释。”

    尽管急着想弄明白,她还是勉强自己等他说下去。

    刚才的护士你可能没有印象,她是过去这七年照顾你的人……你知道自己昏迷的事了吗?”

    “如果在先前,她会感到很惊讶,甚至是激动,但这会她只楚平静的点头。

    对于她平淡的反应,他多少有些意外,看来醒来后的这两天她似乎已体认到发生的事。

    “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最近爸他出国开研讨会,我暂时代理他院长的职务。他们如果知道你醒过来,一定会很高兴。”

    听道父母出国的消息,她总算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在自己身边。可下一秒,她猛然注意到他对爹地的称呼,“你刚才说……爸?”

    “看看我,你刚醒来什么事都不清楚,我却还没跟你解释。”

    他要跟自己解释什么?还有,他为什么叫爹地叫“爸”?她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抹不安,

    考量到她刚回来,刘辰风没有接着往下说,转而问起她的状况,“身体真的没什么问题吗?有没有哪里还不舒服?”

    她摇头。

    “确定吗?”

    “对。”

    看她似乎真的没有问题,他这才记起要问她的话,“这两天你到哪去了?怎么没有回家?”

    看着他,她脑海里不禁又想起那晚撞见的一幕,脸色因而有些异样。

    怎么了?”

    她摇头,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以为她只是还没什么精神,加上既然已经找到人,刘辰风便也不急于追问出答案,所以改口道:“还是你要先回家休息?”

    她还在犹豫,他又已迳自决定,“不如先回家休息吧,我带你回去,其他的等你身体好点再聊。”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要跟他聊,却也没有反对他的提议。

    当两人一块从院长室出来时,姿仪看到那个护士居然还等在外头,表情看来有些急切。

    刘辰风走过去对她说:“我送姿仪回去休息,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

    蔡芷萱虽然不情愿,但她也知道眼下的情况并不适合自己介入,勉强按捺住想要追问的冲动,顺从的应允,“好。”

    两人快速地交换眼神,但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姿成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暧昧互动。

    回家的路上,刘辰风原本想要跟她聊天,姿仪却因认脑海里想着他跟那个护士的关系,不愿搭理他,佯称疲惫后便闭起眼休息。

    当车子抵达家门前,她才想起爹地跟妈咪既然不在,而自己身上也没有钥匙,是要怎么开门进屋?

    然而刘辰风下车后,却自然的拿出钥匙开门,让姿仪十分意外。

    “进去吧。”

    进门后的他先喊了声“杨嫂”,见没得到回应,才回头对她解释,“这阵子杨嫂只有早上会过来打扫,现在应该是回去了。”

    她根本不在意杨嫂在不在,反正她已经回到家,也知道爹地跟妈咪的下落了。

    “要先回房休息吗?”他问。

    “怎么了?”

    “不用了!”比起休息,她更想知道的是……“辰风哥,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她心里隐隐不安,还有稍早在医院时他对爹地的称呼。都让她不明所以,觉得还有什么事需要弄明白。

    听到她再次问起,刘辰风认真的看了她一眼,评估是否要让她知道实情。既然两人都一起回到家里了,说出来应该不至于吓到她吧。

    说不定她还会感到惊喜──他知道七年前她一直爱慕着自己。

    他开口道:“你车祸以后,情况极度不乐观,被判定很可能一辈子再也不会醒过来。”

    虽然已知道自己昏迷了七年,但听到别人亲口证实,仍让她没来由的感到心悸。

    “爸妈他们很担心你,加上清楚我们两人的感情,所以决定让我一辈子照顾你。”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他个人的努力。

    因为她是到医院途中出的车祸,现场还遗留答要送他的生日蛋糕,他因此清楚她来医院的原因。

    基于愧疚,也担心黎氏夫妇会怪罪自己,他只好不眠不休地守在她的病床前,即使在她被判定成为植物人后,他对她的照护也没减损一丝一毫。

    他对她全心全意的照顾,黎氏夫妇看在眼里,他们明白女兄对他一直有着好感,考量到两人年老以后也需要有惆信得过的人昭一顾女儿,便做主将女儿托付给他。

    姿仪一听,直觉的问:“爹地跟妈咪认你当干儿子?”

    刘辰风很意外她会这么想,他双手搭上她的肩膀,凝视着她道:“当然不是,他们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所以把你交给了我。”

    “什么?”她一怔,差点软脚。

    他进一步证实道:“他们是把你嫁给我了。”

    原本预期会看到她惊喜的表情,怎知他却骠到她脱口说:“不可能!”

    他闻言十分诧异,她应该要惊喜且开心才对,“你不希望吗?”

    姿仪根本没想过事情会是这样,尤其亲眼目睹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后,她对他的喜欢和憧憬早已幻灭,因此她摇着头,不知该如何反应。

    见她不说话,他不禁心生怀疑,但料想她只是因认太过惊讶,遂开口道:“吓到了吧?第一次听到难免会惊讶。”

    面对他一如过往般的笑容,她根本不知该如何回应,只知道自己无法接受他说的话,不论事实与否。

    “我想休息了。”

    “也好,我先带你上去。”

    “不用了。”

    她直截了当的拒绝,终于让刘辰风注意到她的反常,发现她的反应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单纯,只是因为太过惊讶才这样。

    “辰风哥还是先回医院吧。”她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听到她要自己回医院,少令刘辰风感到意外,但他还是说:“我留下来照顾你。”

    “不用了。”意识到自己回答得太急,她急忙改口,“爹地也不在医院,你快回去,我一个人没关系。”

    他有些疑惑,不确定她是否在担心医院的事,“医院不会有事,我担心的是你。”

    如果是以前,听到他这么说,姿仪肯定会开心死,但现在她只感到莫名的压力。

    “我真的没事了,你不需要留下来陪我。”

    她语气里的坚持刘辰风察觉到了,可他无法确定其中的缘由。

    担心他留下来的姿仪再道:“我只是想一个人好好休息。”

    眼看她似乎不希望自己留下来,他只好松口回答,“还是我让杨嫂过来?”

    “不用,我睡一觉就没事了。”

    “那好吧,如果有什么事就打我手机,我会立刻过来。”

    虽然知道没有这个可能,姿仪还是回答他,“好。”她知道这是唯一能让他快点离去的方法。

    又看了她一眼,确认她真的无碍后,刘辰风才终于贸下她离开。

    医院里,蔡芷萱一人在院长室里紧张的等待,直到刘辰风回来。

    看他开门进来,她立刻追问:“到底怎么回事?她没事吧?”

    “看起来应该是没事。”他回道,心里却因姿仪方才冷淡的反应而有些许不安。

    确认黎姿仪没有问题后;蔡芷萱舒了口气!忍不住担心起来,“那以后要怎么办?”之前她以为人不可能会醒过来,所以不曾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但现在情况已经改变,由不得她忽视。

    没有心情去相心那些,刘辰风直觉地回答,“当然是等院长他们回来再说。”

    “我说的不是这个。她现在醒过来了,那我们之间要怎么办?”

    提起这个,刘辰风不禁又想起姿仪稍早的反应。在知道黎氏夫妇将她交付给自己照顾后,她看来居然不喜反忧,实在不像从前的她。

    回医院的路上,他一直想着她出乎意料的态度,虽然认为她应该是因为刚醒来加上太过惊讶才说不上话。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我不能放弃现在的职位。”他说。

    听到这话的蔡芷萱脸-沉,马上质问:“难道你想放弃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然是什么意思?”她执意追问到底,“当初你是怎么说的?是你说要跟我在一起的。”

    “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因为他一直认定,黎姿仪根木不可能再醒过来。

    “所以呢?”

    “难道你希望我什么也没有的娶你?”

    “我……你可以继续当医师啊。”

    “抛弃和新医院院长的头衔,还是医师公会理事长女婿的位子?你觉得这样一来,我还有前途吗?”

    她一时语塞,一会才回道:“总会有办法的。”

    “当然会有办法,只是要想,我需要时间想清楚。”尤其是姿仪的反应让他感到不安。

    “你会跟她说清楚吧?”

    “她才刚醒过来,总要等她身体好一些再说。”

    听到他这么回答,蔡芷萱才住了口,不再坚持。

    这几天因为家来了个女人的关系,房家兄弟在下班后全都有志一同的回家,没有人另外安排其他节目。

    一进门,他们便见到陈嫂上前问候,“大少爷、二少爷、三少爷,你们回来了。”

    “今天没什么事吧?”第一个追问的仍是房立修,他的语气像期待有什么新进展。

    “那个……那位小姐还没有回来。”

    没想到会听见陈嫂这么说,房泽深不自觉的蹙眉,“上哪去了?”

    “白天的时候那位小姐说要回家,跟我借了点钱搭计程车。”

    “回家去了?这么快?”房立修还以为她会继续待下来,毕竟大哥都已经特地带她去买衣服。

    房仲民回头观察大哥的反应,“没关系吗?”突然就这么离开,也没有留下任何讯息。

    然而房泽深却只是说:“我上楼换件衣服。”

    以伪大哥会说点什么的房立修,有些失望地道:“就这样?人可是他带回来的耶!”回头一看,只见二哥的表情也有些讶异,像在质疑大哥的冷淡。

    房仲民看着大哥离去的背影,心里也不禁感到失望,原本他还希望这突然出现的女人能重新开数大哥的心房。

    回到房里,房泽深顺手将公事包搁到桌上,接着解开束缚在脖子上的领带,让心里的-口闷气宣泄出来。

    虽然不认为自己跟她之问有什么特别关系,但从她个在他车前的那一刻起,两人的生命就被迫产生交集,以至于他无法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般无动于衷。在练到她一声不响的离开后,他确实是失落的。

    将西装外套脱下来前,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把它搁到桌上,想起自己买手机给她的事。

    昨发她纯真的反应再次掠过他脑海,让他不由得泛起一抹微笑,但又很快地记起她已经离开。

    看着桌上的手机,他犹豫是否该打通电话了解她的情况,只是这念头一起,他意识到自己竟这么想她时,便迅速的打消主意。

    就算两人之间有过交集,也只是短暂,他不可能昭一顾她一辈子。

    如今她既然离开,就代表两人的缘分已经结束,他没有必要再去想她的事。

    这么一想。房泽深移开了视线,不再理会桌上的手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